新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这个神医有点苟 > 第39章七公主出事
    他正为此开心,想着灵魂飞去看看国师他们再搞什么鬼的时候,突然大公主推门进来,这声音惊扰了陈商,他的灵魂立刻自动归位。

    “陈商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商深吸一口气,想了想,还是不能说实话,便说,“我在休息,顺便想想怎么阻止皇上乱杀无辜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突然眼珠转了转说,“没用的陈商,父皇已经鬼迷心窍了,什么赵氏余孽,肯定是太子伙同国师那帮人整出来的幺蛾子,为的就是找机会屠杀忠良和无辜百姓,我看,是太子想把我父皇的名声搞臭了,然后他好借机拉拢人心,以便日后夺取皇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陈商微微蹙眉,“那我有些不明白了,皇位早晚不都是太子的吗?他为什么还要夺取,背上一个忤逆之名?”

    大公主眼珠又转了转说,“也不能这么说,我父皇还老当益壮,太子虽为太子,可说不定哪天得罪了父皇,他很有可能随时就不是太子了,毕竟皇位只有自己坐才最安全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大公主看向陈商的目光突然多了几分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陈商自然是明白的,大公主……也想当皇帝?

    他没有接话茬,而是转移话题说,“三日后,我师父就来接手太医院了,我要感谢大公主你帮我实现了这个愿望。

    我师父虽然对我严苛管教,可他毕竟是抚养我长大的人,没有他,就没有我陈商的今天。

    我当他是亲生父亲一样看待,能够向他报恩,是我这些年最大的愿望,我也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平安快乐的在太医院安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突然伸手摸了摸陈商的发髻,眼神中流露着一丝同情。这个举动有些过于亲密了,陈商的心划过一丝异样,他想,可能是大公主体会到了他的情绪吧。

    如今,他跟大公主都能这般心有灵犀了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晚,陈商再次与大公主醉酒之后,抱在一起睡觉。

    可今晚的陈商脑子特别清醒,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三天后师傅来了,小师妹会不会也跟着来?如果再见到小师妹,他要跟她说什么呢?她又会对他说什么呢?

    陈商对大公主越动心,就越对小师妹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商打算去太医院做一些迎接师傅的准备,可还没等走出大公主府,院内便传来了一个女人哭天喊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,大驸马啊,救命,救命啊!天要塌了啊,呜……”

    陈商和大公主立刻出门去看。

    原来是贵妃娘娘,此刻她怀里正抱着头破血流的七公主,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“快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商接过七公主,将孩子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大公主关切地问,“怎么会这样的?”

    陈商开始给七公主解开衣服,看到七公主腹部处有瘀紫的脚印,恐怕是伤到内脏了,以及头部破裂很严重。

    杨贵妃哭得不能自己般说,“是五皇子,刘皇后的小儿子,据说,是五皇子和几位小皇子在一起讨论。

    说大公主和大驸马是皇后的仇人,那也就是他五皇子的仇人,五皇子想要往大公主府上放蛇。

    我女儿阻止他们,他们就想起上次因为我女儿被驸马教训了一顿,因此对我女儿心生怨恨。

    今天五皇子在跟太子见了一面后,似乎是听太子说了什么,便带着一众皇子公主,把我女儿打成这个样子了,呜……”

    陈商蹙眉看着小小的孩子,这样看来,还是他连累了七公主,无论如何,他都应该把小公主救回来。

    可这外伤这么严重,光靠中医,太难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七公主的头上,辉光倒是还在,只是看着有驱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先尽力救人再说。

    他拿出药箱,先用上自己善用的金疮药和止血水。

    上药的时候,七公主疼得龇牙咧嘴,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疼,母妃,我好疼啊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宝儿,母妃在这里,你要坚强宝儿,母妃不能没有你啊,宝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妃,我不想活了,做人好疼,宝儿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宝儿不要说傻话,你不能丢下母妃知道吗?”

    陈商赶紧又给七公主上了一些止痛药,之后七公主似乎是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陈商在给孩子仔细检查伤口的时候,他的透视眼看到孩子的脾脏已经破裂了。

    一项淡定的陈商流下了一滴眼泪,他好想救可爱的七公主,可是,他觉得他好像没有办法似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他还那么小。

    不管了,先死马当活马医吧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,你先带皇后娘娘到里屋休息一下,你们在这里会耽误我医病。”

    陈商一边说,一边焦急地给大公主使眼色。

    大公主立刻领会,扶着贵妃娘朝里屋走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远了,陈商立刻给七公主开刀,满腹都积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他用药水把鲜血冲洗出来,便开始给七公主在脾脏上缝针。

    小小的脾脏,陈商缝的时候格外小心,可其实,他也并没有半点把握能把七公主救活。

    等她刚把伤口缝好,贵妃娘娘因为太担心七公主,又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刻陈商已经停住手中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“驸马?你为什么不对我宝儿实施救治了呀?”

    陈商深吸一口气,眼圈湿湿地看着贵妃娘娘,“贵妃娘娘,我已经尽力了,现在只能看天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连你……这个神医都没把握?那我宝儿他肯定完了,完了……宝儿……啊!”

    猛得情绪激动,贵妃娘娘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公公赶紧把贵妃娘娘扶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大公主也叹了口气,眼圈红红的说,“咳!宝儿还那么小,真可怜,该死的刘皇后一族,该死的太子一党,真是太可恨了,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对你的吧?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一愣,没想到陈商会提起这个,内心的酸楚被调动起来,她的眼泪流了下来,不知道是为自己悲苦的童年,还是为眼前弱小可怜的七公主。

    “宝儿,宝儿……陈商,你看宝儿,她的脸色变得好白。”

    陈商伸手探向七公主的鼻息,随之,他也一脸绝望了,“她没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商你再想想办法啊,宝儿还那么小,她不应该死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