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开局养了九年的猫要变身了 > 32、这猫娘不像个好人
    行走于山间,耳畔传来猎猎风声,恍惚间有种乘风而行的错觉,忽而错开了枝丫的遮挡,得以望见天上的月光,再远眺一眼,只见一片漆黑夜色中,泛起了奇妙的波光涟漪。

    于是,余琰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走了?”无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迷路了。”余琰淡淡的说道,前面有一大片水,而他来的路上,是没有水域的。

    无月无语,她奇怪的问道:“和尚,为什么你都迷路了,还这么淡定呀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着急有用?”余琰看了一眼这猫,趴在他肩膀上都一路了,也不知道下来自己走会儿,早晚要懒成一个球。

    “着急是没用,但和尚你这是得有多笨呀,居然连回家的路也不认识?”无月表示嫌弃。

    余琰语滞。

    他的前身那么宅,他也没辙啊!不过仔细说起来,就算神秀和尚不宅,也不认识这荆棘岭附近的路。

    毕竟没来过。

    于是,余琰双手合十,淡定装逼道:“南无阿弥陀佛,出家人四海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出家人你倒是躺下去睡呀,前面左侧还有个泥坑,你要不要顺便进去滚一滚,就当是睡前沐浴?”无月看着余琰这副神情,就很想一爪子挠上去。

    “贫僧又不是野猪,四海为家归四海为家,这物种可不一样。”余琰一脸自然,完全没有被无月这句话给呛到。

    出家之人,要有一颗大心脏。

    无月这下怼不起来了,只好给余琰指路:“左边方向,靠近岸边的芦苇丛里,有渔船。”

    “南无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余琰欣然前往。

    片刻后,余琰到了地方,也依照无月的指示,找到了那一艘飘荡在芦苇丛里的乌篷船。这船上弥漫着一股鱼腥味,奇怪的是,余琰一眼看过去,却看不到串起来晒干的鱼肉,甚至渔网之类的渔具也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是最奇怪的。

    最奇怪的,是在这船前,此时高挂着一盏大红灯笼,灯笼下还摆着一个小泥炉,这会儿正嘟嘟冒着热气,一股浓浓的茶香随之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茶叶加了香料炒出来的混合香气,而是纯正的茶叶清香。

    这让余琰顿时就惊疑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打鱼的渔船,反倒像是哪个官家子弟出来游玩时乘坐的!可哪有官家子弟半夜三更在这喝茶的?

    “施主?”

    余琰试着轻声叫唤,结果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,就传出了老远,空荡荡的,莫名让余琰心里头瘆得慌。

    他四下张望一眼,却是看不到这附近有什么人影。

    “和尚,这船上没有人。”无月这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?”

    余琰感到不可思议,他想了想,便走了上去。在这船上休息一晚,总比在荒郊野地里被虫子咬要好。

    要是主人家来了,那么先告罪一声就是,如果人家要赶他下来也无妨,反正都已经半夜先睡去了,横竖都不吃亏。

    余琰凑到泥炉前,揭开盖子瞧了一眼,这茶水早就煮过头了,于是他左右看了看,见到旁边摆放着一对紫砂瓷器。

    一个紫砂壶,一个紫砂茶碗。

    将这一对紫砂瓷器简单用茶水过了一遍,余琰就用茶水给分别倒满。

    端起茶碗,闻一闻,这茶汤里满是煮过头的茶香味,毫无疑问,这茶水喝起来一定很苦,但也相当解渴。

    这走了一路,他早就有些口干舌燥了。

    余琰随即就准备喝。

    这地方是无月指点他过来的,那么想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和尚,你倒是不客气。”这时,无月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出家人四海为家,既然是在家,那么客气什么?”余琰一脸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无月瞄了余琰一眼,索性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双漂亮的竖瞳里,这会儿满是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琰将茶水吹了一吹,感觉可以入口了,便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入口,苦涩难当,但很快的,随着茶水入腹,一股茶香开始萦绕唇舌齿间。

    “好茶!”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茶,但不妨碍余琰先这么赞上一句,毕竟他看电视剧里面,都是这么演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酒,那么就是好酒。而要是刀剑之类,那么便是好刀好剑。再或者是一个漂亮大姑娘的话……嗯,好妹子。

    余琰正这么想入非非着,却忽然听到了一阵水声,然后便是一个声音传来:“大和尚喜欢就好,我还担心这茶水煮久了,会怠慢了客人呢!”

    这声音是一个男子的声音,但奇怪的是,这声音就像是从水下面传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余琰顿时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他立马起身,就准备走,但这时,忽然四周围飘来了浓雾,这雾气几乎是瞬间就遮蔽了余琰的视野。而与此同时,这原本就靠在岸边的乌篷船,以离弦之箭般的速度,快速激射向了这河中心。

    水声哗哗,一如余琰眼下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强按住心中的不安,等船停下,就高声问道:“不知识何方神圣,还请相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余琰就侧头低声说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无月,你能破开这鬼东西的法术,带我离开吗?”

    这引来浓雾,阻断视野,又瞬间驱动船只,操控水流,其中所表现出来的手段,绝非人力所能办到!

    很显然,只有那听闻过的异术,又或者是无月所施展过的那种“术”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不过无月闻声,却是反问道:“为什么要离开?”

    “不离开我难道还留下来和这鬼东西喝茶谈人生理想不成?”余琰没好气的说道,这老年痴呆猫是不是傻?

    “出家人不是四海为家吗?那你在这里住一晚也一样呀!”无月慢吞吞的说道。

    余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黑着脸,看着这只猫。

    这猫是故意的!

    故意让他来这个鬼地方,好戏弄他一番!

    不过,想来这猫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念及此,余琰便又冷静下来,然后看向四周,望着那茫茫浓雾,说道:“阁下邀请贫僧过来,想必是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大和尚所言甚是,还请大和尚稍等片刻,我这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音再次出现,然后就是一阵水流涌动的声音,跟着浓雾都散开了些许,露出一片真空水域。

    而在这露出来的水域中,一具背朝天,脸朝下的尸体缓缓浮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