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这个BOSS不柯学 > 第五十八章 荆棘
    塞翁失马,琴酒当然知道这个华夏谚语,在日本也演化成了‘人間万事塞翁が馬’的民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BOSS是以塞翁自喻,但‘失马’……BOSS是在对我说,当我找到雪莉的时候,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?

    难道雪莉没死?她只是假装吃了那个药,实际上假死脱身跑掉了?

    可是,BOSS是怎么知道的?琴酒的心里开始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乌丸酒良见黑社会打手沉默不语,当做自己已经过关了,转身从身后的酒架上抽出一瓶很贵的上级龙舌兰,放在了黑社会打手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可以再拜托你,帮我保管好这瓶酒吗?”乌丸酒良还特意顺着对方的‘台词’说。

    琴酒茫然的把酒瓶拿到自己的身边,顺势在吧台坐下,心里还在思考雪莉的问题。

    BOSS的意思是雪莉还活着,而且已经成功逃出了实验室。那就说明她根本没吃下毒药,而是假死脱身。

    但她是怎么逃出去的?作为组织的重点项目,那里可是层层看守的啊?难道那间囚室里还有密道?

    如果有密道的话,岂不是在修建实验室的时候就有内鬼参与了?

    可那栋楼是现成办公楼改造成实验室,外面再伪造成制药公司的,如果有密道的话,岂不是一开始还是办公楼的时候里面就有密道?

    是谁主张用那栋办公楼做实验室的?……咦,好像是我啊。

    内鬼原来是我吗!

    罩在眼前的层层迷雾,让琴酒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与BOSS之间巨大的差距,明白了BOSS的智慧是多么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在黑社会打手收下龙舌兰之后,乌丸酒良准备给他调一杯酒,但对方不说话,似乎没有点单的意思,乌丸酒良只能自行发挥了。

    话说,失忆前的自己搞什么啊,曾经送过这个人一瓶雪莉酒?

    和伏特加、皮斯科这类高度数的蒸馏烈酒不同,雪莉酒属于红酒,酒精度一般不超过二十度,而且口味柔和,带有类似咖啡和焦糖的香甜,很适合做女士酒。

    失忆前的自己送一个黑社会打手女士酒,当时自己真的没被打吗?也许是黑社会打手真的不懂酒,所以意识不到问题?

    不对啊,按理说,应该是失忆前的自己更了解这个黑社会打手吧?

    刚准备调一杯银菲士的乌丸酒良又突然一怔。

    黑社会,这种代表了凶恶与勇猛的标签,让乌丸酒良下意识的认为这个人应该喜欢高度酒。而这无疑是一种以貌取人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记忆里这个人第二次来酒吧时只点了一杯酒,也就是百万美元鸡尾酒。当时的乌丸酒良以为他只是图一个吉利、富气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百万美元鸡尾酒,正是一款口味酸甜,酒精度低,适合推荐给女性朋友的一款鸡尾酒。

    乌丸酒良心中一震,难道说这个人真正喜欢的,是口感柔和的甜酒吗?

    高大威猛、冷酷冰山的黑社会打手,晚上下班以后却喜欢喝一杯柔美的甜酒……这人设好像有点萌啊。

    而记忆里他第一次来的时候,点的则是金酒。

    乌丸酒良立刻选好了,该调一杯什么样的酒。

    将40ml金酒、20ml糖浆、20ml柠檬汁,装入摇酒壶中摇匀。

    两颗小冰块用果汁机打成碎冰,和酒一起装入大肚杯简单搅拌,最后淋上10ml黑莓利口酒,经过自然沉降产生上深下浅的渐变色,在最上面摆了一枚去核樱桃。

    “这杯酒叫做荆棘(Bramble)。”乌丸酒良把酒杯推到萌系黑社会打手的面前:“虽然名字听起来很危险,但实际上味道却很甜美。”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酒杯,惊醒了深思雪莉事件的琴酒。

    荆棘……甜美……?

    我懂了。

    BOSS是在告诉我,想要实现组织的目标,我们所有人注定要走上一条艰难而痛苦的荆棘之路!这颗鲜红的樱桃,正象征着我们流在荆棘之刺上的鲜血!

    琴酒喝了一口酒,甘甜冷冽的酒液从碎冰的缝隙间,钻过他的牙齿划入腹中,味道确实带着水果的酸甜。

    没错,当我们走完这条荆棘之路后,取得的胜利果实就会像这杯酒一样,甜美而且冰爽的沁人心脾啊!

    BOSS这是在鼓励我啊。

    琴酒心中深感惭愧。一定是因为我丧着脸来到酒吧请罪,让BOSS看到了我意志消沉,所以给我打气啊!

    居然还需要BOSS来鼓励你,琴酒你真是太不成熟了。自嘲了一句,琴酒的脸上出现了笑意:“谢谢老板您的解惑,我感到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切,还要把台词都说完,你是有多爱演啊。乌丸酒良在心里嫌弃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黑社会打手的人设在他这里又丰满了一分:喜欢演戏!是个戏精!

    说起演戏,白嫖怪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酒吧了吧?记得那天说她要去拍戏两个月来着——和FBI一起拍的小电影,嘿嘿嘿……

    你这么爱演戏,等她回来了,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。

    心情一好,他突然想起来刚刚那个被自己从酒吧撵出去的人,顿时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如果是组织成员还好,大概是BOSS其他他不认识的手下;但如果是个普通人,自己会不会害BOSS的酒吧有暴露给FBI的风险?

    “请问,刚刚离开的那个人……”琴酒出口问道,确认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啊,他是附近图书馆的馆长。”乌丸酒良随口回答道,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正好他正忧愁酒吧被毒贩盯上了该怎么办,眼前的黑社会不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?

    咱可已经交了保护费啊,不应该保护一下我吗?

    黑社会打手不认识那个毒贩,说明那个毒贩做了贩毒的生意却没有向他的社团上交保护费,就当是打小报告了。

    “客人你知道吗?那位馆长啊,利用他的图书馆贩毒呢。”乌丸酒良压低了声音,对黑社会打手说道。

    毒贩?琴酒明白了,那绝对不是BOSS的手下了。

    大人他是犯罪界的拿破仑,新时代的莫里亚蒂,但也有一些罪行是大人不屑一顾甚至唾弃的,其中就包括贩毒。

    黑衣组织杀人放火、抢劫勒索、刺杀政要、人体试验,但就是没粘过毒物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种人为什么会走进的酒吧,但BOSS特意向我点出了这件事,就是吩咐我去杀了他!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琴酒说完,随手拿起吧台上的酒瓶,转身离开了酒吧。

    果然迫不及待去收他的保护费去了。乌丸酒良满意的心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