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 > 第7章 黑色耳麦!认出来了!
    一众人目光齐刷刷转过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姜里稍微颔首,跟领路的服务生礼貌道谢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们全部腾的站起来,包括许局。

    统一的短发,面色硬朗,肤色偏黑,脊背又直又挺,警队作风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目光炯炯的看着姜里,活像迎接大领导视察。

    许局亲自给姜里拉开椅子,又抽了张纸擦了擦,“您坐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新来的年轻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禁毒局堂堂局长!什么时候这么卑微过?!!

    姜里摘下口罩,音质偏冷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还跟我客气上了。”许局平日里威严冷漠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。

    许闯给姜里倒了杯茶,恭敬地递过去,“里爷,尝尝这个,这是咱们自己从局里带来的茶。”

    姜里端着杯子喝了一口,见许闯还看着她,似乎是在等她回答。

    她眉眼清寒寡淡,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许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他的失误,让姜里被记者拍到,被全网逼着退出娱乐圈,他生怕姜里让他滚出禁毒支队。

    喝了茶就不能让他滚蛋了,许闯卑微的想。

    许局坐在姜里旁边,拿着点菜的平板,热情的给姜里介绍这里的新菜品。

    新来的队员被这一幕幕刺激的呆坐在座位上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姜在野看着一群来头不小的人围着他妈的盛况,也惊得瞪大眼。

    ——我操!我妈到底是谁?!

    等大家都跟姜里打完招呼了,才注意到姜在野。

    小朋友也是见大家注意力都到他身上了,便乖巧的叫“叔叔伯伯”。

    许局看一眼姜在野,“这是你亲戚?长得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姜里人往后靠,胳膊搭在桌上,手指摩挲着茶杯,“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语气慵懒又不羁。

    许局人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,满脸震惊,“……您,儿子?!”

    即便包厢隔音很好,许局这一声吼硬生生冲门而出,把外头的服务生招进来。

    服务生是知道这个包厢里头都是些什么背景,生怕打起来,握着门把手的手有些抖,“……许局,有什么地方没让您满意吗?”

    他紧张的看了一圈包厢里的人。

    发现一群人表情都怪的不行,目光全部呆滞无神,仿佛遭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许局稍微缓过神,转向服务生,摆手,“没事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紧绷的脊背放松下来,“好的,您有需要叫我。”

    许局点点头,门一关上,他一脸复杂的皱眉看着姜里,好几秒,才开口,“……真是您儿子?”

    说完,又补充问:“亲生的?”

    姜里眉眼挑了下,嘴角似笑非笑,“不像吗?”

    许局看看姜在野,再看看姜里,很诚实的说:“不太像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姜在野小胳膊一把抱住姜里,“妈妈!不管我像谁!我都是你的乖儿子!我身上是你的血你的肉!你要看我不顺眼我现在就去整容!!”

    带着哭腔可怜兮兮的表忠心,还不忘瞪一眼许局。

    不管!他和他妈最像!

    许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:“?!!!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真是姜里小姐儿子!

    姜里小姐啥时候有这么大儿子了?!

    姜里喝了口水,语气清又淡,“行,我给你联系整容医生。”

    姜在野小脸上极度悲伤的表情僵住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局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连忙挽救,“没有没有,像!你们母子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局僵硬的坐回去,垂下眼自闭了几秒,目光转向姜里问:“这孩子几岁?”

    不用姜里回答,姜在野小学生上课回答问题的语气,自我介绍,“许伯伯,我叫姜在野,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许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六岁?!

    大佬十九就生了这孩子?!

    许局心脏这辈子都没跳这么快过。

    虽然他比姜里也就大了十来岁,一直把姜里当女儿看。

    结果“女儿”回国,还带了这么大一儿子,这谁受得了?

    其他人跟许局一样,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姜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包厢门被敲了两声。

    服务生端着菜进来,一群人才勉强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诸位慢用。”服务生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姜里十分自然的拿起筷子吃东西,跟没事儿人一样,淡定的不行。

    姜在野早就饿了,见他妈动筷子,他才敢动。

    许局今天只想见见姜里,没想到会有这么大一惊喜。

    姜里在许闯心里就是他祖宗,以至于他想起那个让他祖宗十九岁生孩子的男人,气愤难当。

    忍着火气问姜在野,“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姜在野嘴里塞满了肉,又夹了块排骨,很随意的说:“我爸?大喜的日子,提他干嘛。”

    许闯以为这个男人做了对不起姜里的事,双眼都要冒火了,“这个禽兽!”

    “你别骂他,死者为大。”姜在野吃的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许闯:“……?”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发展?!

    死了?!

    那……他祖宗年纪轻轻就守寡?!

    姜里没说话,就那么支着脸夹了片麻辣牛肉。

    许局等人以为提起了母子两个人的伤心事,包厢里一时间都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姜在野,满眼同情——

    这么小就没了亲生父亲,真是个可怜的孩子。

    于是都没再围着姜里,而是陪姜在野玩儿,又是给他塞红包,又是给他看他们的手枪。

    姜在野对手枪完全没什么反应,细看,那眼神里还有些嫌弃。

    似乎觉得这手枪型号太落后。

    许闯一脸复杂的看着姜里,“里爷,小野他爸真死了?”

    姜里拿着筷子,手腕自然垂着,漫不经心的点头。

    还是她亲自动的手呢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吃完饭。

    许局亲自拉开包厢门,跟在姜里身后出去。

    隔壁包厢门也开了,同样走出来一帮人。

    “戴院长。”许局就只认识这一个,开口打招呼。

    戴院长是国内医学界外科领军人物,京城第一医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“许局。”戴院长看了一圈许局旁边的人,往前走了几步,笑问:“你们禁毒支队也来这儿团建?”

    云尚阁环境雅致,禁毒支队这群五大三粗的硬汉,可不喜欢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戴院长说着,看了眼站在中间,戴着黑色口罩的女生和小孩。

    支队其他人都和这两个人保持着十分恭敬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眼底微微闪烁了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群臭小子嫌我小气,就带他们来见见世面。”许局玩笑道,眼神同样瞥了眼被戴院长等人簇拥在中间,那两个样貌极其出色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不认识。

    但一身气场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京城这地界儿,最不缺的就是有权有势的人。

    两拨人碰巧遇到,寒暄着往出走。

    沈誉看一眼走在前面的姜里和姜在野,声音压到最低,对旁边的秦夜骁道:“骁爷,机场碰到的女生和小孩。”

    秦夜骁单手插兜,脸上没什么表情,目光落在姜里身上。

    女生拿着手机,似乎在回复什么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到了云尚阁门口。

    姜在野用手机叫的车已经等在那。

    姜里手机揣进兜里,转向许局等人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姜在野礼貌又乖,“许伯伯再见,叔叔们再见。”

    许局点头,语气恭敬,连腰都稍微弯着,“您慢走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戴院长一群人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今天许局带的人都是他们局里的精英,能力强的性子都傲。

    何况是一群大男人,怎么会对一个女生这么恭敬?

    姜在野小跑到出租车跟前拉开车门,“姐,上车。”

    许局等人听见这称呼,下意识一愣。

    一群人脑子转的快,没几秒就明白,姜里的身份,不适合公开姜在野。

    秦夜骁和沈誉也往自己的巴博斯那边走。

    上车前,秦夜骁接了个电话,黑色衬衫袖口往上滑了一截,露出精瘦瓷白的手腕。

    手腕上黑绳上挂的黑色耳麦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姜里余光瞥见黑色耳麦,上车的动作倏地停下,眼尾凌厉的扫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