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道观里的赤蛟娘 > 第16章 重相见
    朝天观在城外,这个时候入城的人逐渐开始多起来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升上中天,就算有中使开道,这临安城里的官道就那么狭窄,仅仅能容下两辆马车并辔而行。此时正是春日,大家都出来游玩,那道路上就分外的拥挤。

    这徐徐而行的旅途,刚好让万凌心整理了一下心事。

    短短一日之内,她从万家宅中重生苏醒,入夜后来到朝天观,此刻又要重新进宫朝觐那个什么邵王殿下。

    命运的齿轮一直向前波动,而自己就在起起伏伏间随着流转,似乎分毫不能自主。

    去朝天观是母亲的主意,而承继达音阁的秘笈又是大师父的主意,如今去进宫朝觐又是那个邵王殿下的主意。

    就在脑子里纷纷乱的时候,马车外忽然有人轻轻地唤她,“万小姐,万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听着有那么一点的熟悉,似乎是刚刚听到过的,而且沉郁有致,让人莫名的觉得放心。

    她挑起帘子,向外张望,那张临安城最俊的脸立即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万凌心以前一直喜欢的是母亲那样的桃花眼,双目含情,仿佛眼睛上永远氤氲着一层雾气,让人看来心里莫名的柔软。嘉陵太子也是长了那样一双眼睛,所以宫宴之上就让她一见倾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人的眼睛是透亮的,黑黑的瞳仁像一翦秋水,是另一种别致的美。

    “停,许公子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帘子外的人正是定海侯府的小公子,他眼睛中透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万小姐还记得在下啊。”

    万凌心轻轻叹口气,“昨日刚刚见过,许公子光彩夺目,我们买卖不成仁义在,虽然没了婚约,也不能装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许公子爽朗一笑,“买卖不成仁义在,说的好。我就是为了这份仁义,来给万小姐送个信儿。”

    听见送信,桃夭也探出头来,“哎呀,这个大哥哥真好看啊。你是送信的?”

    许郁青顺着声音看过去,一个扎着双鬟的小丫头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送信的。听说嘉陵太子对你有意啊,这进宫去,别就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万凌心哦了一声,仿佛听进去了,又仿佛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到底听见了吗?那个嘉陵太子,你要提防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许公子。要是没什么别的话,我就先走了,宫里的邵王殿下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就不想知道,这邵王殿下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,进宫去不就知道了,就不劳烦许公子传递什么消息了。以后,我们也是少见面的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万凌心觉得心里焦躁的很,这许公子越是对自己表示关切,她就越是觉得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万小姐,我可是从宫里拿了消息,就第一时间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许公子说着就开始用手比划起来,他似乎很着急,又似乎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急切。

    桃夭看他手舞足蹈,就笑起来,“哎呀,这位大哥哥还会跳舞啊。我一阵子不出来,还真不知现在临安街头都流行这种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许公子的脸色如常,他放下手,“我的话已经带到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转身就走,连背影都仿佛带着风,完全不似刚才初见时的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走就走了,还真是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小姐,他到底是想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万凌心放下帘子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继续吱吱呀呀向前而行,桃夭却探出头去,继续看着许公子远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看许公子的背影里有妖气哦,怕是中了什么符咒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符咒?”

    桃夭摇晃着小脑袋,奶声奶气道:“你们人间的事情我不怎么懂,但这妖气我却熟悉的很,有些妖怪喜欢用一种符咒去控制别人。既然这个许公子像是小姐的朋友,那,我要不要去帮帮他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,我们还是先进宫去,看看那邵王殿下到底是是何许人,待我们出宫,再去看许公子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万凌心一点也不想再跟这个许公子见面,只要见到他,她就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不受控制一般,想要去亲近他。

    可是上一世吃的苦,犹在面前,怎么能够因为个人的喜好,因为自己对情爱的贪婪,就坏了大事呢。

    如今大师父仙去,他将整个朝天观都放在了自己的肩上,就连朝廷里也都知道了自己是大师父的嫡传人。

    那以后的各样事情,都需要自己去打点。

    至于那黑气,谁知是不是桃夭瞎说的。她虽然说是灵兽,但长期呆在达音阁里,早就不知人间春去秋来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人气到底是什么,她还能分辨的出嘛,更别说什么妖气了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晌午,万凌心才来到了宫门外。

    等着通传的功夫,看见嘉陵太子的鹤驾正在宫门侯着。

    依万凌心对嘉陵太子的了解,他并不住在宫里,而是住在当今天子专门给他建的别宫建章宫里。这建章宫跟皇宫隔了两条街,距离虽然不远,但好在有一个小小的清波池隔着,立即幽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按照规制,那是应该住在宫里才是,可是当今天子对嘉陵太子并不亲厚,虽然给了他各种储君该有的荣耀,可两个人之间的那种淡漠,朝臣们都看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如今,嘉陵太子的鹤驾在这里,那就意味着,他进宫去给陛下覆命还没出来,更可能的是碰上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就耽搁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很快,通传的人就回来了,说是请万小姐进去。

    在门口小黄门给她请了个安,十分的客气。

    上一世万凌心经常出入这宫门,当时她是御书房的红人,老远,就有人望尘而拜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还是寂寂无名的闺阁女子,这些小黄门竟这样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着实是有点奇怪,但她也说不出什么错来。

    一路往前走,那中使的笑容堆的更多了。“万小姐,你可快着点吧,邵王殿下都等的心焦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万凌心一边答应,一边加快步伐。

    这宫中的景物是如此的熟悉,他们是从玄鹤门进来的,这是一个偏门,平日里供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进出。

    想她万凌心,何时落魄至此了。